<progress id="lpx7f"><tr id="lpx7f"><object id="lpx7f"></object></tr></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dl id="lpx7f"><menu id="lpx7f"></menu></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em id="lpx7f"><ol id="lpx7f"></ol></em>

    <em id="lpx7f"><ins id="lpx7f"></ins></em>
    <dl id="lpx7f"></dl><div id="lpx7f"></div>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dl id="lpx7f"><ins id="lpx7f"></ins></dl>

            <dl id="lpx7f"></dl>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

              <div id="lpx7f"></div>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em id="lpx7f"><tr id="lpx7f"></tr></em>

                誰說世上沒有“后悔藥”?

                發布時間:2019-02-27 6評論 2680閱讀
                文章封面
                ?文/棉安


                01


                有件事我一直難以忘懷,以至于每次在談到“舞蹈”的時候,我都會陷入沉思。


                在我大學舞蹈社團剛成立不久時,認識了一個女孩,她跳舞跳得非常棒,人也長得特別美,曾經在中學就參加過國內的頂級舞蹈大賽,是那種我曾經在電視里見過的那種,讓人羨慕觸不可及的女孩。


                隨后我們聯系得越來越多,她也成為了我們社團的一位老師。


                聊起她中學練舞的經歷,她說她每天白天去跳舞,晚上回來學習,因為跳舞是她所熱愛的,而學習是她必須要做的事。


                我被她對舞蹈的熱愛震驚了,更加震驚的是她的學習成績也十分優異。


                相比較我的中學就只有學習。


                之后她成為我們社團的編舞,帶領我們一起參加學校一年一度的“舞王圣夜”。


                為了準備表演,我們通宵排練,膝蓋上被磨得紅一塊紫一塊也感到開心,她不斷嘗試新的動作,預想舞臺效果,精心地挑選服裝和配飾,為我們化妝,還獨自送我一套內搭。


                也能感受到,這次表演是她一直以來想圓的一個夢想……


                因為舞蹈而認識一個自己非常敬佩和喜歡的人,能慢慢變成朋友,讓我感覺特別榮幸。


                結局或許你都能猜到,表演并不成功,特別是我,因為緊張跳起了其他動作,在群舞中顯得很“特別”。


                下臺后我就感到十分難過,特別是經受不住她的一點評價,于是我們在QQ上爭吵起來,越來越兇,甚至還上升到了人身攻擊……


                曾經非常快樂的經歷和珍惜的友誼,都變成了回憶和尷尬的相遇。


                我的內心一直被內疚和懊惱所折磨,一直想做點什么彌補,后來還寫了很多文字給她,但都回不到過去了。


                多年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點贊。


                內心的內疚一直無法消除,后來我在學習心理學的時候發現了關于內疚的資料。


                內疚,又叫做人際犯規內疚,發生在個體層面,當一個人對他人造成了傷害性影響,并意識到自己應對此負有責任時,所產生的一種帶有痛苦、自責的情緒體驗(喬建中,王蓓,2003)。


                為了減輕內疚的感受,人們會選擇不再傷害他人,甚至對受害者做出補償。


                我想,或許通過心理學的辦法,能夠消除一絲內疚。看到內疚作用的時候,我感覺找到了一些希望。


                02



                內疚的第一個作用是:修復人際關系!


                因為內疚能夠讓傷害他人的人感到自責,還會減少傷害他人的行為;當被害的一方看到對方的內疚,內心被傷害的感受也會減弱,沖突不會繼續惡化,反而會因此得到緩和;如果傷害他人的人還做出了補償性的行為,被害者可能會原諒他,反過來當傷害他人的人,明確的了解到自己被原諒,很大程度上不愿再去傷害被害者。


                我們的關系,或許在我寫大段文字的時間就被修復了,雖然她沒有說什么,但應該不會那么怪我了吧。


                內疚不止能夠在一段時間內修復關系,還能夠在長時間上促進人們道德的發展。


                根據一道經典的道德兩難問題,勞倫斯·科爾伯格將人們的道德發展分為六個階段。


                題目是這樣的:如果一個男人的妻子患了重病,不吃藥就會死,但他們家很窮完全買不起藥,請問,你認為這個男人可不可以去藥店偷藥嗎?


                在第一階段——服從與懲罰的道德定向階段的人會給出答案:不可以,因為會受到懲罰;或者可以,因為處罰不會很嚴重。


                第二階段——相對與功利的道德定向階段的答案會是:可以,?因為吃藥才能活下來。


                第三階段——人際協調的道德定向階段的答案會是:不可以,因為偷東西不是好人的表現;或者可以偷,因為照顧妻子是“好丈夫”的表現。


                第四階段——維護權威或秩序的道德定向階段的答案會是:不可以,因為偷東西是犯法的;或者可以偷,因為丈夫需要對妻子的死負法律責任。


                第五階段——社會契約的道德定向階段的答案會是:可以偷,因為國家的醫藥制度和保險制度不健全才導致平民買不起藥。


                第六階段——普遍原則的道德定向階段沒有給出答案,但這一階段的人開始基于自己的良心所選擇的普遍道德原則來進行道德判斷,在進行判斷時不僅考慮到法律的規定,同時還考慮到帶有普遍意義的道德原則(公平、公正、道義)。


                有一個典型的道德發展的例子是在《我不是藥神》的電影中,男主開始的道德觀是“我賣藥,因為可以賺錢”發展到了“我不賣藥了,因為買藥犯法”。


                直到他看到自己的朋友因為重病離世,內心有巨大的內疚,才又開始賣藥,發展到“雖然犯法,但能夠救大家的生命,所以要繼續賣藥”的階段。


                甚至他還降低藥的價格,自掏腰包,為了拯救更多人的生命,在順應自己的良心。


                內疚能夠出現利他的行為,這也是內疚的作用。



                內疚雖然是個負面情緒,但還是有這么多積極的作用,就像良藥苦口,忠言逆耳一樣,口感讓人“后悔”,作用卻是修復性的。


                我想,或許我還能夠做些什么,去真正彌補一下,哪怕是個遲來的道歉呢。


                03


                后來我又發現了內疚這種情緒讓人驚喜的地方。——有研究表明,有內疚傾向的人更值得信賴,也更有領導力。


                研究人員通過一系列經濟學游戲,測試志愿者的行為和動機,那些在“內疚傾向”測試中得分最高的人總是比那些得分低的人更多地去回報他人。


                在與我們有了不當的行為之后產生的內疚感不同的是,內疚傾向是在行動之前就有的一種“預內疚”


                那些有內疚傾向的人會在人際關系中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更多的責任,而不太可能為了個人利益而剝削他人。


                此外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組織行為學研究生Becky Schaumberg和教授Francis Flynn共同研究了內疚與領導力之間的關系。


                他們先對每個小組的成員做了人格測試,其中包括內疚傾向、羞恥傾向和外向性等等;然后要求每組共同完成一項任務。


                研究發現,在小組中,最大可能被視作小組領導者的人恰恰就是內疚傾向測試中得分最高的人。


                除此以外,雖然外向是領導能力的顯著標志,但內疚傾向能更明顯的預測潛在的領導能力。


                如在小組討論中,具有內疚傾向的人與其他組員相比會更致力于確保小組每個成員的聲音都能被聽到,他們帶領討論,通常勇于負責。


                關鍵之處在于:雖然內疚感對個人而言是不愉快的,但卻可以使團隊極度受益,它促使人們以犧牲個人利益為代價保證團隊的利益,甚至有時候犧牲其他個人的利益。


                04


                有趣的是,人們經常會認為內疚和羞恥是一回事,但其實有很多不同。


                內疚的人因為自己做錯了事,考慮的是他人受到了傷害,想要去彌補。


                羞恥的人因為自己做錯了事,考慮的是自己被他人看到,傾向于逃避。


                易于羞恥的人也有責任感,但并不能預測領導能力,羞恥傾向更多是一種自我評價的傾向。


                所以現在,雖然我依然會有內疚的感受,但不會再將它視為“折磨”,從積極的角度看待,說不定會更多激勵人心的發現。


                我更想把它看成是一劑“后悔藥”,它提醒我們“種樹最好的時間是在10年前,其次就是現在”,我們想要彌補的事情也是一樣,從現在開始,內疚推動著我們去行動,這就是它的藥效。


                所以在這里,如果我的朋友,你能夠看到這篇文章。


                我想對你說:

                “Dear Dian,?感謝你以前給我的鼓勵和支持,我一直記在心里,時常想起都是珍貴的回憶;也很抱歉,那個時候不但沒能幫你圓夢,反而讓你失望了,還說了一些傷害我們感情的話,雖然時隔這么久,我一直都放不下,還是想和你說一聲——對不起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om Amanda


                References:
                張田.(2015).“得寸進尺”還是“適可而止”——基于博弈范式對冒犯者得到寬恕以后行為的研究.?南京師范大學.
                張琨,方平,姜媛,于悅,歐陽恒磊(2014).道德視野下的內疚.心理科學進展.22(10)1628-1636.


                責任編輯:Survival


                0

                回復

                作者頭像

                渡仁心理咨詢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渡仁心理咨詢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甘肃十一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