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px7f"><tr id="lpx7f"><object id="lpx7f"></object></tr></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dl id="lpx7f"><menu id="lpx7f"></menu></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em id="lpx7f"><ol id="lpx7f"></ol></em>

    <em id="lpx7f"><ins id="lpx7f"></ins></em>
    <dl id="lpx7f"></dl><div id="lpx7f"></div>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dl id="lpx7f"><ins id="lpx7f"></ins></dl>

            <dl id="lpx7f"></dl>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

              <div id="lpx7f"></div>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em id="lpx7f"><tr id="lpx7f"></tr></em>

                你敢不敢倒下去?——关于信任

                发布时间:2019-03-03 2评论 3459阅读
                文章封面
                原标题:你敢不敢倒下去:关于信任
                文:惕若
                来源:惕若说(ID: TiroTalk)


                多年以前,我有个朋友很?#19981;?#36319;她的男友玩一个游戏。她会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之间整个人往后倒,而让男友来扶住她。这个场景我印象很深,因为我也试过,但即使在对方有防备的情况下,我也无法后倾到完全失去重心。

                ?

                现在回想,我觉得这是因为在内心深处,我没有办法信任当我倒下的时候,别人可以安全地接住我。

                ?

                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样,在?#26377;?#30340;家庭教育中被灌输的观念都是“世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父母不厌其烦地描述人心的狡诈、算计、不可信任。我小的时候因为好交朋友,常被父母说一句“这孩子太相信人,以后要?#28304;?#20111;”

                ?

                稍长一些之后,我便开始极为反感这种观念。但在我生长的环境里,我的反感和反抗,能够得到的唯一支持,是来自于阅读。在这方面,金庸小说对我影响犹大。很大程度上,他的作品肯定了很多?#20197;?#29238;母那里无法得到承?#31995;摹?#33258;发的道德观念。


                “信任”这个主题,在金庸小说里占有很重的分量。《神雕?#38450;?#38742;蓉二人对杨过的态度是比较明显的例子:黄蓉始终无法真正信任杨过,郭靖则从来都对其推心置腹。


                书中写郭杨二人同榻而眠,一夜之间杨过心思百转,在杀与不杀之间纠结来回,而无论他露出多少破绽疑点,郭靖始终一片至诚相待。


                黄蓉则刚好相反,哪怕杨过三番四次搭救,她却始终无法对其完全信任。这种对比和郭靖对杨过的感化,是书中有意铺陈的。所以才会有黄蓉自己的感慨:“蓉儿啊蓉儿,你枉然自负聪明,说到推心置腹,忠厚待人,哪里及得上?#29238;?#21733;的万一。”


                书到末尾,杨过与郭靖在一场大胜后携手入城,突然念及郭?#29238;?#20859;之恩:“二十余年之前,郭伯伯也这般携着我的手,送我上终南山重阳宫去投师学艺。他对我一片至诚,从没半分差异。”

                ?

                我?#26377;?#29233;看金庸小说,小说中往往是这样的场景让我热泪盈眶。师徒、父子这种长辈与小辈之间的推心置腹犹然——比如郭杨携手入城,比如张三丰重见张翠山,比如汉水之旁,鸡鸣渡上,莫大陪令狐冲喝的那几碗冷酒…………


                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爱这样的场景和桥段。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全无条件、甚至无需言语的信任,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是找不到的。不仅我自己?#28216;?#34987;人这样信任过,我的家庭教育还一直在教导着我不要去信任他人。

                ?

                但在金庸小说里,信任他人和自己守信到有些执念和不知变通的地步,是常见的人物设定。


                在很多反面人物那里,恰好是这一点让他们显得“可爱”——典型的要数南海鳄神和田伯光,两人还都因为守信,各自拜了个莫名其妙的师父。但拜了也就拜了,此后纵然步步掣肘,却也?#28216;次?#32972;诺言。



                这种在常人看来未免“太傻”的举动,在金庸小说里不胜枚举。当然,我这种读了之后?#28304;?#20026;榜样的读者,常常也不免被说一句“太傻”。在我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我对这种批评向来嗤之以?#24688;?strong>但现在我却渐渐明白,这样的评价,这样的家庭和社会环?#24120;?#20854;所造成的影响,或许?#20219;?#20204;通常意识到的要大许多。

                ?

                一方面,我发现说我一句“太傻”的,恐怕不仅仅是他人而已。这种批评,连同其背后那“世界是危险的”假设和价?#20498;郟?#26089;已在常年的家庭教育和社会环?#25345;心?#21270;了。无论我自己如何否定和抗拒它,它?#23478;?#32463;在我心里扎了根——甚至,?#20197;?#26159;否定和抵抗它,越是拒绝看到它,它就越能在我的意识之外控制我。

                ?

                另一方面,这种评价所导向的,不仅是不能信任他人,更是不能信任自己——不能信任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感受、自己的直觉。身边不停有人跟你说如果你“太过轻信”、?#30333;蓯前?#20154;往好处想?#20445;?#20320;就是“图样图森破?#20445;?#19981;够成熟,不够世故。所以我?#20146;?#35273;得需要“证明”他人是值得信任的,需要“证明”自己的判断是对的,由此也导致了很多内心的纠结和挣扎。

                ?

                因为不信任,我们没有办法完全信任和依靠他人,而这又和我们对自主、独立的渴望混杂在一起,在很大程度上互相强化,也消解了前者的负面性,给其镀上了一层合理和正面的光环。


                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只有表面的、或者说理智?#31995;?#20449;任,而不能有真正的、内心层面的信任。仍以《神雕》为例。黄蓉绝顶聪明,数次蒙难由杨过搭救,对杨的为人已经有相当的了解,也曾对他深感歉?#21361;?#20063;曾对自己说“诚以?#28216;錚?#25165;是至理。以后宁可让人负我,不可?#20197;?#36127;人了”。


                但十六年后,得知郭襄与杨过相遇,她又开始怀疑杨的用心。与此相反,郭靖对杨过的信任、以至他对所有?#35828;?#20449;任,则是纯然天成的,并不是他使用“理?#24688;?#20998;析之后的结果。

                ?

                在更为亲密的关系中,这种根本?#31995;?#19981;信任以及由此带来的不安感经常会导致两种截然相反的行为模式。一种是拼命抓取,不断要求对方以各种方式作出确认,才能在一再的确?#29616;校?#33719;得些许的安全感;另一种则是干脆不要求,表面上什么也不需要,很自主、很独立,但?#23548;?#19978;,则是害怕拒绝、从根本上无法信任对方能够、或者?#25954;?#28385;足自己,从而索性一开始就不去要求,以避免失望和被抛弃的?#32431;唷?/p>

                ?

                这两个表现,对应着依恋理论(attachment theory)中两种不同的依?#36947;?#22411;焦虑矛盾型?#31361;?#36991;型。依恋理论最早?#26432;?#23572;比(John Bowlby)提出,后来经过多位心理学家的探索?#22836;?#23637;而形成了成熟的理论体系。鲍尔比最初研究的是婴儿与养育者之间的依?#30340;?#24335;。他认为在婴儿与养育者之间互动的基础上,婴儿渐渐建立了一种关于人际交往的“内在工作模式?#20445;╥nternal working model)。


                这种内在工作模式既包含了对于依恋对象的行为预期,也包含了对于依恋对象如何看待自己的预期和解释。因此,依?#30340;?#24335;不仅关系到我们与依恋对象的相处模式,也关系到我们如何看待我?#20146;?#36523;。


                所以,“信任”这个问题,其实还有“对自己的信任”这样一个面向。在我自己的经验中,我发现即使很多时候自己的直觉和判断告诉我,这里?#21069;?#20840;的,或是“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20445;?#20294;我时常仍然会听到内心有另外一个声音,不断寻找着危险的痕迹,时常会嘲笑我的“轻信”和“天真”。


                有的时候,我会因为这个声音而裹足不前,但更多的时候,为了反抗这个声音,我会比自己真实的感觉走得更远——不难看出,二者的结果都是偏离本心,无法真正倾听自己,内心总是充满了相反的、矛盾的声音,互相争?#24120;?#20114;相纠缠。

                ?

                David Wallin所著《心理治疗中的依恋》一书中,讨论了很多与此相关的问题及改变的方法。我们的内在工作模式,虽然在很早期的时候即已形成,而且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但却并非不可改变。


                该书主要是讲如何通过心理治疗,提供一个新的、安全的依?#20498;?#31995;,从而为来访者提供改变的契机。作者尤其提到“心智化?#20445;╩entalizing)和“觉察?#34987;?#26352;“正念?#20445;╩indfulness)的重要作用,以及如何在心理治疗中运用这种能力,和如何帮助来访者培养这种能力。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条件进入心理治疗,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幸能够遇到新的、更好的关系——事实上,当我们带着固有的、不健康的模式去建立关系,这种模式很有可能就注定了我们无法建立良好的、疗愈性的关系。

                ?

                但“觉察?#34987;頡?#27491;念?#20445;?#21364;是一个相对来说很容易自?#33322;?#34892;的练?#21834;?strong>Wallin在书中列举了大量研究,表明长期进行正念和冥想等训练,似有助于提高我们的情绪调节能力、共情能力和自我接纳度,有助于我们摆脱习惯?#38405;?#24335;控制下的自动反应


                与心智化所强调的反思、解释和叙事不同,正念不带评?#23567;?#19981;加评估,只聚焦于当时当地临在的觉知——当我们内心充满各种矛盾、挣扎和吵嚷的时候,只是静静地看着它们,觉察它们,接纳它们,给它们空间。渐渐地,我们心的空间?#19981;?#21464;得更大,更能容纳各种不同的情绪和各种?#33258;?#30340;思绪。

                ?

                13世纪的波?#25925;?#20154;鲁米有一首很美的诗,所谈的就是这种觉察,及其为我们的内心所提供的宝贵的疗愈空间:



                愿你心灵的guesthouse,即使在最扰攘的客来客往中,也能保有它的清明和喜悦。


                责任编辑: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惕若

                TA在等你的回?#30784;?/p>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惕若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

                甘肃十一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