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px7f"><tr id="lpx7f"><object id="lpx7f"></object></tr></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dl id="lpx7f"><menu id="lpx7f"></menu></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em id="lpx7f"><ol id="lpx7f"></ol></em>

    <em id="lpx7f"><ins id="lpx7f"></ins></em>
    <dl id="lpx7f"></dl><div id="lpx7f"></div>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dl id="lpx7f"><ins id="lpx7f"></ins></dl>

            <dl id="lpx7f"></dl>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

              <div id="lpx7f"></div>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em id="lpx7f"><tr id="lpx7f"></tr></em>

                临沂没有网戒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06 4评论 2546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熊宇 转载自触乐网,原文地址《临沂没有网戒中心》


                在去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路上,我问司机:“您听说过杨永信吗?”


                师傅回答:“听过,少林寺的嘛!现在的和尚啊……”


                我告诉他,他说的是释永信。他恍然大悟:“哦对,对,那你说的是谁啊?”


                在到临沂的第一天,我很想知道本地人怎么看待网戒中心,于是几乎逢人就问,但?#39029;?#24120;挫败在第一步:许多人并不知道本地有一家医院的科室全国闻名,他们不知道杨永信是谁,也不了解第四医院曾开设戒除网瘾的专门科室。


                这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1


                我来临沂是想亲眼看看网戒中心是不是关了。


                “网络成瘾戒治中心”曾经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以?#24405;?#31216;“第四医院”)的下设的“特色科室”。第四医院是一所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前身是临沂地区精神病医院,后改为现名。精神心理专科是第四医院的特色专科,在许多市民的观念中,第四医院是“专治精神病的”。但其实,现在它有多个科室,?#28909;?#20869;科、外科、儿科等,或许它更应该算是一家综合性医院。


                第四医院看起来很普通,进门直走是门诊部


                和所有医院一样,第四医院最显眼的建筑是门诊部所在的大楼,从南门进去就能看到它。尽管是工作日,而且已经临近中午休息的时间,进出的病人仍然络绎不绝。与其他医院稍显不同的是,在门诊楼右边,有一栋极为显眼的建筑,上面写着“心理咨询”,这是医院的康复病区。在以前,这栋大楼还是网戒中心的“教室”,网瘾中心的课堂在此展开,传闻中恐怖的“十三号室”也在楼中。


                此前,网戒中心的教室位于二楼和三楼


                康复病区的楼下有专?#21307;?#32461;,我看了看,没有杨永信的名字。


                心理门诊的介绍


                从康复病区大楼的通道进入,就来到了另一侧的空地,这片空地曾经是网戒中心的操场,“网瘾病人”(盟友)们早上会在这里跑操。现在它变成了一个停车场。


                这里曾经是操场,那时对面铁门紧闭,布局也不太一样


                从通道进入后左转,就来到了以前网戒中心的大门。从前,这里铁门紧闭,两侧挂着几个牌子,上面写着“青少年性格缺陷矫正中心”“青少年危险行为?#31245;?#20013;心”。现在,牌子摘了,两侧门柱上只留着挂牌的钉孔,原来挂牌子的地方张贴着两张租房广告,已被撕去了大半,剩下的纸张稍稍泛黄,“联系方式”一栏的号码被撕去了一半,看上去连这张小广告都有了些年头。


                直到此刻,我才有了点“瞻仰遗迹”的实?#23567;?/p>


                过去这个院子是这样的


                现在这里的门开着,方便行人通过,车辆需要从另一侧的入口出入


                它确实关了,门口的牌子摘了,医院也声称它早就不存在了,以前的盟友(网戒中心的“网瘾”病人)和?#39029;?#37117;不在这里了。


                过去大门紧闭、十分要紧的地方变得来去自如,谁都可以来,谁都可以走。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这里便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停车场。


                但我不知道那些以?#27704;?#23039;态离开这里的、发誓永不再来的人们会不会想再来看看。


                2


                无可奈何的?#39029;?#26159;求救的人。


                2016年的时候,我的同事来到这里,想要拍一下里面的样子。当他掏出相机时,一群?#39029;?#20204;把他围了起来,要查看他的身份证,一个劲儿地问他的身份——“不要乱看”“赶紧把照片删了”。他们是网戒中心“家委会”的成员,其实就是要求陪读的?#39029;?#20204;。


                这张照片或许和上面的照片很像,但它来自两年前,我的同事就是在拍这张照片时受到?#39029;?#20204;的阻拦


                后来,我的同?#30053;?#22812;晚偷?#36947;?#21040;门口,拍了几张照片。


                当时,网戒中心仍在上课,有的孩子在窗前站成一排,有的房间窗帘紧闭


                我围着医院转了4圈,在夜间又来了一次,却没有看到?#39029;?#20204;——无论是陪同的还是抗议的?#39029;?#37117;没有看到。在此前,如果细心寻找,尤其是表现出对网戒中心的兴趣后,总是不难发现这些?#39029;?#30340;(更多可能的情况是?#39029;?#20204;先发现?#22235;悖?/p>


                我感到不太适应——在来之前,我的同事们讲述着两年前的探访经历。但来了之后,我发现这里平平无奇。


                我走进一家医院对面的路边餐馆,点了一盘水饺。老板看上去50多岁,?#22530;?#23544;、身?#22856;?#32982;,穿着一件有些磨损的旧外套,憨厚地笑着招呼每一个进店的客人,虽然话不多,给人的感觉却很热情。


                我向他问起对面网戒中心的事,他的临沂方言让我听起来很吃力,以至于有些内容我向他反复确认了几次。我问他,网戒中心是不是关了,他说:“啥?”然后告诉我“没有关”。我问他网戒中心怎么样,他回答说:“这是我们市的‘创业项目’,成绩很好,效果也很好。”


                我对“效果很好”表示了怀疑,他见我不信,连忙举出例子,说:“有好些孩子,出来后就不上网啦,好好上学,考上了名牌大学!”


                我又问起电击治疗的事:“这事儿网上传得挺可怕的,真的假的?”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孩子不听话,?#39029;?#20063;没办法啊。”“?#39029;?#20294;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每个月花7000块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他还告诉我,?#39029;?#20250;陪着孩子治疗,“治多久就住多久,也很辛苦”。然后,在我的提醒下,他回想起“是有阵子没见过?#39029;?#20204;了”。


                老板不怎么向客人搭话,都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但却很耐心。聊着聊着他端上了水饺和蘸料,12元的水饺,看起来得有近40个,在盘?#27704;?#20960;乎堆叠了3层,我没想到这么多,太实诚了。我努力吃,但没吃完。


                相比于网络上一边倒的批判,这位店主的意见或许是另一种主流,是不是?#32842;?#30340;大多数不好说,但绝不是少数。我问他,电击真的假的,好不好,他答不上来;但他若是问我,那那些?#39029;?#35201;怎么办啊,小孩子就知道上网、打架,?#39029;?#20204;能做什么啊,我也答不上来。


                夜间的康复病区,这张照片拍摄于近期


                两年前,我们曾与一些?#39029;?#25509;触过,也有一些?#39029;?#22312;网络等渠道上发表了他们的意见。这些意见的大意是,他们的孩?#21491;?#23436;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来找杨叔。而在?#39029;?#30475;来,“治疗”并非没有效果,许多孩子也确实是像变了一个人。


                3


                第四医院附近的一家小卖部给了我另一种答案。店主告诉我,他知道网戒中心关停的事,这事不是最近发生的,有一阵子了。但更具体的内容他不愿多谈。


                在路边,我问了一些路过第四医院的市民,得到的答案飘忽不定。光是询问“网戒中心关了吗”,就听到了不同版本的答案。一位大妈告诉我:“没关!就在对面呢,你过去挂号就行。”5分钟后,一名年轻人告诉我,他昨天才知道网戒中心关了,也是看新闻才知?#39304;?#25152;有人都不太确定,留下的都是“应该”“好像”之类的描述。


                也有一位大叔对我的问题表示困惑:“啥中心?”我说:“戒网瘾的啊。”大叔挥了挥手里的智能手机:“都什么年代啦,还有啥网瘾啊?”大叔花了很长时间跟我讲现在有网络的方便——看东西方便,聊天方便,出门买菜也方便。他说:“不仅是你们年轻人,就连我都觉得‘网瘾’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在临沂,不仅在第四医院周边,我和许多人都聊了聊,问了问他们对网戒中心的看法。但差不多有半数的人表示根本没听说过,或者听说过国内有戒除网瘾的学校,但不知道临沂这家有什么特别的。


                这家当然很特别。在2019年,在世界范围内,“网瘾”是否是病仍然有争论,“电击疗法”是否应该投入临床治疗也没有断论(但社会舆论倾向于不应该)。而在十多年前,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26412;?#24050;经是病,“电击?#26412;?#24050;经是“正常”的治疗手段了。


                从听说过临沂网戒中心的人中,我听到最多的意见是,治疗还是挺有必要的,这件事的出发点是好的;对治疗方法,他们不太了解,只是觉?#27809;?#35768;方法不太得当。他们的理由简单而充分:“那小孩不听话咋办?”“?#39029;?#20063;没办法。”“谁愿意花这个钱啊,真没办法了。”


                从第四医院离开的路上,我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小哥?#19981;?#26202;上开车,因为晚上车少,骑自行车的人也少——白天他们总是乱窜。小哥今天给手机贴了个膜,这个膜与众不同,是今年全新的,与之相比?#21482;?#33180;都太落后了。贴时将一块胶?#27425;?#20307;覆盖到手机上,然后用一个啥机器完成后面的工序。


                小哥向我展示了这个手机膜,据他说,这个特别好,“手机贴上这个膜可以用来砸核桃”。于是我问他,那到底能不能砸,有没有试一下呢?小哥说,“没有,还是舍不得”。


                小哥对杨永信很?#24653;迹?#20182;说杨永信和电击疗法实在是“太丢临沂的脸了”,“哪有这么多人需要治?他完全就是为了赚钱”。说到赚钱,小哥又问我:“你说,我去加盟他们那个贴膜赚得多,还是开车赚得多呢?”我不太理解小哥对手机膜的执着,也不知道这句该怎么接。


                在网络上搜索“临沂四院”,出现的第一个提示是“临沂四院监狱”,对于一个医院来说这是很奇怪的搜索结果


                4


                临沂的历?#25151;?#20197;追溯到2500多年前,春秋时期这里就有建城的记录;汉代?#38498;螅?#36825;里设有琅琊郡,到了东晋,王羲之在此出生,现在临沂仍然有纪念性质的王羲之?#31034;印?#21040;了近现代,临沂又是革命老区,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


                但在当代,临沂是座很普通的城市,无论是悠久的历史,还是近些年沸?#37266;?#25196;的杨永信事件,都没有影响这里人们的生活。从早起的上班族、晨练的老大爷,到夜幕降临时稍微有些拥堵的马路、行色匆?#22812;?#23478;的人们,这些都和其他城市没有任何不同。我必须时刻想着这趟过来的目的,才能稍微将它与其他城市区别开来。


                属于现代的东西变得越来越重要了。高楼、商圈、广场、步行街、共享单车、电子支付……这些改变在所有的城市发生,临沂也不例外。在全国范围内,“网瘾”都越来越少地被提及了,在过去,这个名?#39318;?#23646;于青少年,而现在,全国人民都患上了“网瘾”:父辈们在聚会中也是手机不离手,他们出门也开始习惯使用二维码、网约车。


                当“网瘾患者”不再是少数,就不再是一种病,不再需要治疗。


                过去,无可奈何的?#39029;ぁⅰ?#27809;有前?#23613;?#30340;“病人”、比?#39029;?#26356;有办法的“医生”,他们因为各种理由交汇于这座城市,这座医院。现在他们都离去了,个中感受,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们都知道,教育也好,人的生活也好,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网戒中心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关闭网戒中心也不会解决这些问题。人与人的隔阂与距离、教育的导向与过度、自制力的缺失、控制欲的失控……这些问题一直都在。


                暴力、电击与恐惧,其实是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只是,解决方案竟比问题本身更残酷。所以这个方案是错的——我们不应该用更大的错误来弥补错误。关闭网戒中心,只是纠正了一个错误,在此之后,孩子们、?#39029;?#20204;、医生们仍将直面被“错误”掩盖下的那些问题。


                那又是另一场战争了。


                作者简介:熊宇,想养?#36824;貳?#26412;文已获得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授权转载。触乐,一家真正的游?#35775;?#20307;。提供有关游戏的新闻、评测、行业观察等,专注于高质量、有价值,且真正有趣的内容。


                责任编辑:Spencer JXLF

                原作者名: 熊宇

                转载来源: 触乐(ID:chuappgame)

                转载原标题: 临沂没有网戒中心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

                甘肃十一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