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px7f"><tr id="lpx7f"><object id="lpx7f"></object></tr></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dl id="lpx7f"><menu id="lpx7f"></menu></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dl id="lpx7f"><ins id="lpx7f"><thead id="lpx7f"></thead></ins></dl>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em id="lpx7f"><ol id="lpx7f"></ol></em>

    <em id="lpx7f"><ins id="lpx7f"></ins></em>
    <dl id="lpx7f"></dl><div id="lpx7f"></div>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dl id="lpx7f"><ins id="lpx7f"></ins></dl>

            <dl id="lpx7f"></dl>

              <div id="lpx7f"><tr id="lpx7f"></tr></div>

              <div id="lpx7f"></div>
              <progress id="lpx7f"></progress>

                <em id="lpx7f"><tr id="lpx7f"></tr></em>

                《我家那閨女》丨催婚有一萬個理由,我只接受這一個

                發布時間:2019-03-07 1評論 1801閱讀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筆團|碗仔
                來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標題:《我家那閨女》一句話虐哭4億人:催婚有一萬個理由,我只接受這一個


                01

                大部分中國孩子既不能徹底對抗父母,

                也不能完全聽從安排


                人為什么要結婚?


                31 歲女演員焦俊艷,被父母各種花式催婚后,發出這個疑問。


                她沒結婚也不想結婚,覺得老了和一群朋友去養老院挺好的,說不定還能遇見帥老頭。


                “如果我是獨立的個體,沒有爸媽,沒有親戚朋友,沒有親人對自己的訴求和期望,覺得要放棄什么也可以”。


                然而,正是有了父母的期望,很多事都不敢做。



                與她一樣,大部分中國孩子都有這種痛苦 ——


                既不能和父母徹底對抗,

                也不能完全聽從父母的安排。


                所以,我們常常在父母的期待與自己的愿望中掙扎。


                與焦俊艷一起吃飯的朋友高亞麟(《家有兒女》的爸爸)給出的回答是:


                “父母是我們和死神之間的一堵墻”。


                什么意思呢?


                他說:“父母在,比如你今年三十,你不會琢磨;你六十都不會想。


                因為你老覺得有一堵墻,擋在你和死神面前。你看不到死神。


                父母一沒,你直面死神。”



                02

                為什么你媽老是催你結婚?

                因為他們直面死神


                好友馬拉拉說:“我特別能理解高亞麟說的這句話”。


                去年 4 月,第一個周末,馬拉拉接到爸爸的一通電話,直奔醫院。


                ICU 只能在下午 3 點半探視,馬拉拉在門口等待放行。


                病床上睡著的那位全身插滿管子的老人,是她奶奶。連續發燒 3 個月,插胃管,持續昏迷,人迅速消瘦。


                馬拉拉在她耳邊一遍遍地喊 “奶奶”,老人緊閉的雙眼,流下兩行淚。她知道他能聽見。


                晚上 7 點,ICU 傳來一陣局促的腳步聲。監控器從 “滴滴” 聲變成了長鳴的 “滴......”,漸漸顯示一條橫線。紅潤褪去,胸前起伏停止,醫生宣布:


                死亡。


                看著奶奶因為治療而被剔除的銀發,爸爸說:“你奶奶可是那個出門要染發噴定型劑、穿旗袍、拎小手袋的人啊!”


                奶奶去世后的 1 個月,是五一假期。


                放假高峰期遇堵,老家 9 點后公交停運,爸爸來接她。接過她手里的行李箱,嘴里絮叨:“不能一輩子都要我接啊,萬一我不在了呢?”


                馬拉拉一愣,回憶起奶奶火化當天,爸爸嘆氣:“你奶奶都已經走了,我以后怎么辦呢?”那一刻,她才意識到:


                爸爸沒有自己的媽媽了。


                當爸媽失去父母的那一刻,所謂的墻就塌了,他們瞬間失去依靠,直面死亡。


                所以,袁姍姍爸爸說:“父母沒去世時,我沒這個壓力,好像什么都無所謂。當看到父親去世,我在想我很快也要走這條路”。



                老人為什么總是這么催?


                因為直面死神的是他們。覺得日子不夠了,怕自己步子趕不上。


                他們會想:“我不在了,我的孩子沒了依靠,他們老了還一個人怎么辦?誰來照顧他們?”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擔心。


                唯一能夠解決自己害怕的方式,就是跟你說:


                “結婚吧,我不在人世了,你也有家依靠。”


                03

                “爸媽,我理解你們,

                可我還是不會為了結婚而結婚”


                我們這代人,大多數是獨生子女。


                父母以為,只有結婚,我們才能在他們離去的日子里,有所依靠。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為了解決孤獨終老的恐懼而結婚,所面臨的痛苦比孤獨終老大 N 倍。


                余秀華,中國農村腦癱女詩人。


                2015 年,她與丈夫離婚,網上一片叫好。


                19 歲那年,她還不知道婚姻是什么。


                她生活的農村,20 歲之后的女孩身邊經常被這樣的勸告包圍:該給自己找個歸宿了。


                在母親的撮合下,她嫁給了那個比自己大 12 歲的尹世平。


                事實上,余秀華與丈夫沒有共同語言,甚至連基本的尊重和理解都做不到。


                有一年,丈夫在荊門打工,春節到了,老板拖欠他 800 塊工資,丈夫拉著她一起去討薪。


                在工廠門口,丈夫讓余秀華攔老板的車,理由是:你是殘疾人,他不敢撞你。


                余秀華問:“如果真撞上怎么辦?”丈夫不說話。在他眼里,自己的生命就只值 800 塊,不如一頭豬。


                倆人一直分房住,因為只要在一個房間,必定吵架。“他看我老在電腦前寫詩就不順眼,我看他在那兒也不順眼”。


                婚后第 2 年,余秀華就想過離婚,但遭到父母反對:“當時父母不同意,擔心我老來無伴”。


                余秀華非常不解,她覺得,孤獨終老在婚姻里并不能成為理由。


                這段婚姻一直持續了 20 年,離婚的念頭卻在她的腦海里徘徊了 19 年。


                太痛苦。


                余秀華說:“這個婚姻,它真的太傷人了”。


                父母常勸我們:“你終歸要有自己的歸宿”。但,對于我們而言,真正的歸宿是不存在的。


                正如余秀華所說,


                “這么大一個地球,我們都只是一個過客,怎么能指望和自己同一物種的生物能成為自己的歸宿呢?那些一出生就想嫁一個好男人的女人是可悲的,她來不及完善自己的生命結構,就已經取消了讓自己的生命豐盈起來的可能性”。


                作為子女,我能理解父母的催婚,但同時,也想讓父母知道,真正決定是否要結婚的因素,不是孤獨終老,老無所依的恐懼,而是我真的遇到一個可以一起創造幸福的人。



                04

                希望所有因父母催婚引發的對抗,

                都可以和解


                美劇《我們這一天》里,Beth 是大家眼中的人生贏家。碩士畢業后,進入大公司工作,擁有愛她如一的丈夫和兩個暖心的孩子。


                完美。


                但,她心里一直有個不愿啟齒的秘密。每次想起,她都不敢直視丈夫的眼睛。直到被公司開除的消息傳到媽媽耳朵里,秘密全數解開。


                Beth 的媽媽很強勢,得知女兒沒了工作,立刻上網幫她投簡歷,即使已經是凌晨 3 點。


                Beth 無法忍受,“你總是這樣,在你身邊,我不能有呼吸,不能悲傷,不能失敗”。



                爸爸去世后,媽媽就剝奪了她跳芭蕾舞的權利。緊接著,按照媽媽的要求,上大學,讀碩士,進入大公司工作。這一切,都讓 Beth 無法喘息。


                媽媽說:“你埋怨我沒關系,因為我知道你現在過得很好”。其實,Beth 過得一點都不好。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 ‘胡思亂想’ 過。”


                她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媽媽,自己想再次成為那個跳芭蕾舞的小女孩。她知道,媽媽一定反對,因為比起幸福的婚姻、出色的事業,芭蕾舞就是坨屎。



                倆人的對話陷入僵局,第二天,媽媽主動找 Beth 聊天。


                她說:“你父親已經不在了,我只剩下我自己和我的擔憂,只是希望我的小女兒能夠好好長大。”



                在此之前,Beth 不知道媽媽有這樣的想法,只把她視為控制自己的 “怪物”。


                媽媽也不知道女兒多年來還鐘情于舞蹈,只擔心她在自己離開的日子里,能否養活自己。


                所以,她們互相牽扯、撕拉。


                如今,媽媽終于看見 Beth 多年來的能力,女兒理解媽媽的用心良苦,Beth 才能毫無顧慮地去追尋自己的芭蕾舞夢。



                作為子女,我們想走自己的路。


                作為父母,他們急于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想讓我們少走彎路,急于看見兒女成家,害怕子女在自己離開世界后沒有依靠。


                面對似乎不可調和的矛盾,我們的應對方式往往是反抗,覺得父母的期待是束縛,是控制。


                我們不理解父母的擔憂,父母也無法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恐懼與無能為力。


                此時,不妨站在雙方的角度多想一些。


                因為,理解是最大的尊重。


                我多希望,所有與父母對抗,在父母期待與自己意愿中掙扎的你們,能夠真正和解。


                05

                理解之外

                經濟能力是最有效的行動證明


                我們與父母的關系,本來就是偶然相遇的獨立個體。


                所以,我們面對生的孤獨與死的恐懼,說到底都是自己的事。


                社會學教授 BreneBrown ,曾經在 TED 上做了一個非常好的演講,叫 “脆弱的力量”。


                演講中說到,我們必須明白,只有當我們直面生命的脆弱,才能好好地為自己而活。


                什么意思呢?


                父母不必因為恐懼死亡而擔心子女,你們只需要:


                充分地活著,充分地表達自己,充分地聆聽別人,也充分地去體驗這個世界。你們可以在我面前脆弱,不需要掩飾自己的無助或者彷徨。


                子女也不必因為恐懼父母死亡,而一味地盲從。


                真正健康的親子關系,應該是一種平等、尊重的關系。


                所以,我們更加希望跟父母建立起連接,不再抱怨父母不懂我們,而是嘗試了解父母的內心。



                除此之外,讓父母不再擔心受怕的最有效方式,是用行動證明 “我可以”。


                余秀華離婚后,爸爸余文海曾經擔心女兒以后沒人照顧,勸她再找一個人一起過。不過,余秀華并沒有再成家的打算。


                直到余秀華經常外出參加活動,忙著出版第三本詩集,接待從全國各地來的大學教授、詩友、記者,談詩歌、寫文章,擔心余秀華年老孤單的心結,在余文海心里也逐漸解開了。


                “女兒的版稅、稿費能自給自足,養活自己的問題解決了”。


                我想,面對父母的催促,與其抱怨、逃避,不如用真正最有力且最有效的行動,告訴他們:


                你們害怕的,我都能解決。我可以過得很好,我是自己的支撐。經濟能力是最好的證明。


                最后


                關于催婚,我想起金士杰在電影《剩者為王》中的自白:


                “她不應該為父母而結婚。她不應該在外面聽什么風言風語聽多了就想著要結婚。她應該想著跟自己喜歡的人白頭偕老的去結婚。


                昂首挺胸的,要特別硬氣的,憧憬的,好像贏了一樣……


                我真真切切地想到了,我有什么理由不真真切切地等著她實現?……


                我是她的父親,她在我這里,只能幸福。”


                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世界和我愛著你。



                作者簡介:碗仔,用顏值說話的記錄者。壹心理主筆團,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輕人。微信公眾號: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責任編輯:Spencer 沐風

                0

                回復

                作者頭像

                壹心理主筆團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筆團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甘肃十一选5开奖结果